[退出]

镇江生活资讯网_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
镇江生活资讯网>故事 > 正文

唐朝的女性有多开放?皇后当着皇帝面和大臣调情

2017-11-20 15:44:15 来源:镇江生活资讯网

在中国封建时代的长河中,生在唐代的女人无疑是最幸福的,因为气吞山河的大唐气度,在一定程度上为她们免除了扣在前辈头上的女诫禁锢。简单来说,唐代女性的开放可以从着装、社交、婚姻三个方面来考察。

着装的开放:越高贵的女人越暴露

唐朝女性的着装,并不像一些影视作品给人们的印象那样一味暴露,而是经过一番发展变化的:唐朝初期,女性服饰出现了衣着男装的趋势,女性男性化的倾向明显;而从盛世逐渐没落的唐朝,女性服饰转而流行透、露、丰腴,女性化的倾向异常明显。

在着装方面,唐代女子的开放确实是难以想象的。如今奥斯卡颁奖礼上,那些身着所谓性感晚礼服的好莱坞女星,胸前泄露出来的春光,还不如永泰公主墓壁画中持高足杯、袒胸露乳的宫女。也就是说,早在唐代,中国的女性已经创造出可以媲美好莱坞的时尚,美妙、开放、争奇斗艳。

在唐代,女子暴露前胸不但是美的,而且是高贵的,“往往愈是贵妇人愈穿露胸的上衣。”(孙机《中国古舆服论丛》)

那么,唐代女性的前胸暴露到什么程度呢?有史料表明,在传统裙襦装基础上改造形成的唐代女性袒露装,不但将脖颈彻底暴露,而且连胸部也处于半掩半露的状态。唐代诗人留下的不少诗句,诸如“胸前如雪脸如花”、“长留自雪占胸前”、“粉胸半掩疑晴雪”等,都是对这种袒露的真实描写。从当时的仕女画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女性经常穿着的低胸装和抹胸装都是非常飘逸宽松的,追求的是吴带当风的飘逸感,崇尚身体的自由发展,充满活力,这也符合唐代“以肥为美”的审美标准。

当然,那样的穿着只限于贵族妇女,普通女子的穿着还是保守的。这点与现代有点相似,至少低胸露背的服装太贵,估计普通女子也买不起胸前的美和高贵。

社交的开放:自由自由在玩耍

在唐代,女性的社交生活非常丰富,她们完全颠覆了历代女性笑不露齿、站不依门、行不露面的传统,可以参加骑马、击球、拔河、蹴鞠、射箭等各种体育项目和娱乐活动。更重要的是,她们可以自由地抛头露面,自在地外出游玩。

她们可以“每至正月半夜,各乘马跨鞍,供帐于园圃,或郊野中,为探春之宴”。每至春季又可以和男人们一起“游春野步,遇名花则设席藉草,以红裙递相插挂,以为宴幄”。

她们还可以成群结队自由地到街上观灯。有诗人说:“簇锦攒花斗胜游,万人行处最风流”,‘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唐代妇女的男女界限不是多么严格,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也不像后世那么强。她们可以和男性一同“结棚避暑”,递相宴请,公开或单独与男性结识交往,甚至同席谈笑、共饮,互赠诗词,不避嫌疑。

白居易的《琵琶行》,写一位商妇在丈夫外出时,半夜接待一群陌生男客上船,与他们同席交谈并弹奏琵琶。

杨玉环的三姐虢国夫人与杨国忠居第相连,昼夜往来,甚至公开并辔走马上朝。

至于公主、女道士们交往更为广泛、自由。

如花容月貌、才华卓绝的鱼玄机,在饱受爱情与婚姻挫折之后,决定换一种活法。她住进道观后,竟然在门前贴出告示:“鱼玄机诗文候教”。这明着是寻找才子切磋诗文,实际上的含义就是:约吗?很快,道观前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当全天下男人都以睡过鱼玄机而洋洋自得时,在鱼玄机心中,她才是嫖客。

婚姻的开放:贞节观念滚粗

在唐代,妇女们的婚姻爱情更加自由、放纵。她们贞节观念极其淡薄,敢于主动追求爱情,可以自由地表达情感、自主择偶。她们中,有未婚女子私结情好的,有已婚女子另觅情人的。

晁采是大历中人,她自幼便与邻居书生文茂相爱,“约为伉俪”,长大了常以诗文通情,并乘间欢合,晁采母亲得知,便将女儿许嫁给文茂。

《莺莺传》里的崔莺莺与张王、《离魂记》里少女倩娘与表兄都是私结情好,白居易的《井底引银瓶》写的仍是小家女私奔之事,步非烟既嫁给了武功业,又与邻居美男子赵象私通。其他如红拂妓私奔李靖,红绡妓私奔崔生,以及《灵怪集·郭翰》讲述的织女下凡就郭翰偷情的事、《李童武传》王氏子妇私通章武的事,都是自由、大胆的爱。

唐朝的很多后妃、公主、贵妇都有情人,有的甚至可以当着丈夫的面与情人调笑。

唐高祖时的张婕妤、尹德妃与太子李建成关系爱昧。中宗韦后、上官昭容共同私通武三思,韦后又有马秦客、杨均等男宠,甚至她还当着中宗的面与大臣调情。

公主们也是这样,她们身边常常有一群男宠。高阳、襄阳、太平、安乐公主都是这样。襄阳公主竞跑到情人家中对其母行见面礼。可见当时妇女们的婚爱是多么放纵。

在唐代,妇女们离婚再嫁的现象也非常普遍,一些人甚至为了情郎找夫家自索离书、抛弃丈夫。她们视再嫁与女子初嫁一样,自然而然,根本没有辱没门风与失节的观念。

《太平广记》载:殿中侍御史李逢年,与妻情志不合,妻“去之”,自己讨了休书走了。兵曹李札之妹,第一任丈夫姓元,婚后不久就死了。她看中了李逢年,终与其结成连理。从文中可见,李逢年前妻离去和李札之妹再嫁,处理起来都非常简单。

《新唐书·诸帝公主传》记载,从高祖到肃宗朝,传中有名的公主共98人。其中除未嫁早薨者12人外,另有初婚者59人,二嫁者24人,三嫁者3人。也就是说,肃宗以前的公主们,近三分之一的曾二嫁三嫁过。如果按这些公主再嫁的比率估算,整个唐朝三百年间或者到肃宗朝的前中期,离婚、再嫁的妇女不知要有多少。

如此看来,唐代女性确实算得上开放的一代女性。她们生活在古代,却少受封建礼教的束缚,她们有自己相对的生活空间,她们敢爱敢恨,敢怒敢骂,在唐代,她们展示了自己独特的风貌,不愧是古代妇女群中的最幸运者。

来源:中华网

文章标签:皇帝 皇后 女性 开放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热度: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镇江生活资讯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