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

镇江生活资讯网_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
镇江生活资讯网>网销 > 正文

“阿里”式中国科技企业正在释放全球影响力

2017-10-11 19:24:00 来源:镇江生活资讯网
摘要: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输出的已不再仅仅是“中国制造”的产品,而是中国的理念、中国的体系乃至中国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此前从未见过的图景。

阿里刚刚宣布成立“达摩院”,展现出引领全球技术进步的雄心,此前一天阿里巴巴的市值一度超过亚马逊,跻身全球五大公司之列。以阿里为中国科技企业已摆脱“山寨”标签,成为中国经济的“形象代言人”。

互联网企业具有无与伦比的开放性,让它们的影响力能够在最短时间里外溢到全球范围。在全新的信息时代,互联网能够成就更多“小而美”的企业,企业的规模不再是关键问题,能够服务更多小企业和小客户的互联网平台,正在展现其前所未有的价值。

互联网企业不再追求对资源的占有,也不再追求在平面上战胜对手。互联网企业所追求的是对资源配置结构的优化,并赋能平台上的所有客户,帮助它们实现更大的自我成就。阿里只有54000名员工,但阿里电商平台创造了3300万的就业,这已经颠覆了传统的经济学概念。

在21世纪,最重要的能源就是数据。一家企业拥有越大的市场、越多的数据,就拥有了越多的能源。在这个意义上说·,拥有最多能源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实现更大价值。

【一】

2017年10月11日,阿里巴巴正式成立“达摩院”

当下,两条和阿里巴巴有关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今天,马云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宣布成立“达摩院”,并将在未来三年投入1000亿人民币进行基础科学和颠覆式技术创新研究,“达摩院”的研究范围将覆盖量子计算、机器学习、人机交互等诸多前沿领域,帮助阿里成为国家乃至世界创新的发动机,这展现出阿里巴巴已不仅仅是一家立足中国的商业公司,更成为全球技术进步的积极推动者。而在美股交易日10日的盘中,阿里巴巴的总市值一度超过亚马逊,成为首家跻身全球五大市值上市公司的中国企业,虽然至收盘时阿里市值还未站在亚马逊上方,但以阿里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今年以来受到的市场追捧已然有目共睹,几乎所有知名的金融机构都在推荐阿里巴巴的股票。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杰里米•里夫金日前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中国正在经历一次依托互联网升级的“互联网+”工业革命。数字互联网技术则是引爆这场革命的关键技术。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已经成为新商业模式的典范。中国成功的互联网商业模式,通过不断外溢的中国经济,已经向全球推广出去了。”中国的科技企业不仅在规模和利润上快速增长,更已摆脱“山寨”标签,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形象代言人”,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全球影响力。

【二】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近四十年。近40年来,中国产业发展屡有轮动,互联网企业是当下中国市场最大的宠儿。相较于此前成长起来的传统企业,互联网企业的开放性决定了,它们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将影响力外溢到全球范围。

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一波,兴起的是依托外贸和国内消费市场的制造业企业,典型的如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沪市最引人注目的“龙头股”是四川长虹。时至今日,制造业仍然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但应当承认的是,在相当长一段时期中国的制造业都处在模仿者和追随者的位置,因而中国的工业品虽然行销全球,但在这些产品的背后,中国的品牌和企业形象难以凸显。

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成为重要的增长引擎,中国经济也经历了一波快速重型化的过程,万科、万达等房地产企业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但房地产和基建企业总体来说大多具有明显的本土化特征,海外拓展也都是比较晚近的事。

近年来,互联网成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因素,已经成为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的“中流砥柱”。相较于传统制造业企业,中国互联网企业已逐步摆脱了“追随者”的角色,而开始成为全球产业发展的领跑者,已经具备模式和理念输出的能力。相较于房地产领域企业,互联网企业又天然具有极强的开放性,能够快速拓展海外市场。因此,中国互联网企业相较于此前的中国龙头企业,自然而然地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央。

【三】

人类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历史性变革。正如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所说,“每次技术革命大概都是花了50年时间,前20年基本上是纯技术公司的竞争、发展,而未来的30年,基本上是技术的应用,技术会应用到方方面面,社会各行各业。”

在这一场变革当中,经济活动的形态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大型科技企业在这个时代所扮演的角色,和以往的大型企业有了根本性的不同。在传统经济形态下,企业之间比拼资源占有和利用能力,谁有更多的资源并且高效利用它,谁就能够拥有最强的市场竞争力,从而战胜其他竞争对手。而互联网科技企业,不追求对实体资源的占有,它通过连接为平台上的参与者赋能,所以我们看到了许多原来从未见过的图景,正如“智谷趋势”所总结的那样:谷歌不生产手机,但开放的安卓系统能够连接超过40亿部手机;Uber没有一辆出租车,但它连接了全世界的司机和乘客;阿里巴巴自己不卖货,但连接了全球两百多个经济体数以十亿计的用户;支付宝没有线下网点,却连接了全球用户,改变了超过8亿人的支付方式。

工业时代,大就是好,大就是强的定律已经不再成立。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在于它给了更多普通人以最低的成本连接到世界的机会,在这个时代,马云所说的“Small is powerful,Small is beautiful”(小的就是强,小的就是美)才真正得以实现。在过去,多数企业关注如何赢得更多的大客户,而在今天,能够赢得数以千万计的小客户的企业,可以迸发出更大的能量。

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来看,在全球公司价值排行榜上前十的企业并不一定是真正的“大企业”。但和它们的前辈完全不同的是,互联网企业所能撬动的就业,无数倍于自身的体量。阿里巴巴只有54000名员工,但是仅仅是阿里的电商平台,就带动了超过3300万人的就业。阿里巴巴早已不只属于其股东和员工,更属于每一个平台的用户。

【四】

互联网企业正在成为新时代的“门户企业”。从某种程度上说,大型科技企业是“企业之上的企业”,科技企业提供的平台和数据,对于其他企业而言就是水、电、煤这样的基础设施。

阿里巴巴股价持续走高

9月间,阿里巴巴的市值超越了巴菲特领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时刻。全球市值最大的6家企业,全部是科技公司,没有一家金融和投资机构,这是百年来未遇的时刻。为什么在全球范围内,领先的科技企业能够全面超越金融机构,正在于科技公司特殊的价值。

过去的经济运行,所有市场参与者所追求的是对资源的占有,金融机构以其强大的融资和资产管理能力,能够最深地渗入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成为这个社会上优质资源的最大占有者。然而,当互联网这种新技术出现之后,能够最广泛地渗入社会生活的公司,从金融机构变成了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司有和金融机构一样的地方,就是它不需要生产实物产品,但它也有和金融机构大相径庭的地方,它是以技术和数据,而非人力去触达它的每一个受众,它彻底打破了“嫌贫爱富”的窠臼,让人人都能拥有平等机会。

如果说传统企业的竞争,是基于一定范围内的组织的规模经济的竞争,那么在互联网时代,企业和企业的竞争,在一定意义上就是的用户数量的竞争,只有获得最多的用户,才能够赢得这个时代。

【五】

人们时长会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欧洲没有大型互联网企业?答案其实也并不难,因为欧洲没有一个那么大的”市场”。

工业时代的“市场”和互联网时代的“市场”是完全不同的。在工业时代,一家全球化的企业在全球所有市场提供的都是标准化的产品,一家企业只需要雇佣几个翻译,做某一个语言版本的说明书,就能够打入一个全新的市场。而互联网产品则完全不同,它的应用场景是高度的交互,每一个互联网产品要在一个地方落地,绝不仅仅需要几页的说明书,还需要高度本地化的产品和运营。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同文同种的单一语言市场,中国人口是欧盟总人口的三倍,汉语的使用人数接近德语的十倍,这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全球任何其他国家都不可想象的土壤。阿里巴巴的全球商业帝国,从中国本土市场出发;而主要依靠中国的国内市场,腾讯就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游戏公司。

作为一种全新的经济形态,互联网不同于传统生产线的最大特征,是它模糊了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界限。新一代科技革命进入中段,人类正在从信息时代(IT时代)转向数据时代(DT时代)。正如马云提出的那样,数据是新时代的“能源”,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在过去的人类历史上,为了资源的争夺曾是你死我活的;而在今天,一个大型互联网平台,其集聚数据分析数据的能力是没有边界的。我们看到,天猫等电商平台的大数据已经在影响海尔这样的大型制造业企业的生产需求,“淘工厂”这样的只能制造平台能够让许多加工企业充分发挥其“闲时”的产能,“Made in Internet”并不是一个概念,而已经实实在在地改变了传统的生产链条,我们已经进入到数据驱动生产的全新时代。在这个意义上,谁拥有更多的数据,谁就拥有更多的财富。阿里这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所依托的海量中国用户,本身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巨大富矿。

【六】

中国人讲求“和”文化,这种文化在互联网时代,正在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大价值。

中国企业在互联网时代的成功并非偶然,它和其植根的中国土壤密切相关。相较于西方,中国古代的贫富差距更小而社会流动更高,形成了极为浓厚的“小富即安”的自耕农文化,电商平台最大限度地激发了这种文化,让传统中国的“小而美”气质和互联网技术完美嫁接。

2017年阿里巴巴年会现场

当分析师比较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的时候,经常提及的一个观点是:亚马逊只要发现哪里赚钱,就会试图进入这个领域;而阿里巴巴发现这个领域赚钱,它会和平台上既有的参与者一道,帮助原有的参与者做得更好。阿里巴巴和亚马逊对自营业务的不同态度,本身也折射出东西方价值观的差异。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全球影响力,固然与它们的规模和市值相关,也离不开它们模式和价值观的输出。基于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中国互联网企业甚至有着超越美国企业的模式创新和试错能力。仅以阿里巴巴提出的“新零售”为例,中国作为一个相对后发且商业基础设施并不发达的国家,全新的商业、物流和支付体系,本身就是推动中国商业模式实现跨越式发展直指全球领先水平的工具,而“新零售”带来的线上线下全面交互场景,已经成为亚马逊的模仿对象。

【七】

在过去,领先的企业对外输出的是产品,而在互联网时代,领先企业可以成套输出模式。众所周知的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网购、支付宝和共享单车,已经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也通过阿里这样的企业的输出,改变其他国家民众的生活方式。

阿里巴巴有着清晰的全球化战略。马云提出了eWTP(全球电子贸易平台)倡议,以全新的商业基础设施改善全球贸易环境,他飞遍全球会晤政要,讨论的议题远远超越了货物贸易,他更关心的是如何能够为全球的中小企业建立一套平等、易用的商业网络。

阿里的全球战略并非浮在空中。过去几年阿里在海外开展的并购,可谓“稳扎稳打”。阿里收购了有东南亚的“淘宝”——Lazada,蚂蚁金服投资了印度版支付宝——Paytm,后者已经成为全球第四大电子钱包。正如分析人士指出的那样,阿里巴巴海外的海外战略,不仅是globalization,更是glocalization(全球本土化),阿里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海外各国的本土资源,赋能当地合作伙伴,输出技术和模式,让所在国用户受益。

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输出的已不再仅仅是“中国制造”的产品,而是中国的理念、中国的体系乃至中国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此前从未见过的图景。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热度: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镇江生活资讯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